自行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自行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基层干部“喜喜连长”张永进-把大爱洒在昆仑山下 图片

发布时间:2020-01-14 19:22:53 阅读: 来源:自行车厂家

基层干部“喜喜连长”张永进:把大爱洒在昆仑山下

“万山之祖”昆仑山壮美、无声地伫立在祖国西部边陲。昆仑山南缘山麓下,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最边远的少数民族聚居团场——兵团第十四师一牧场。这里,有一位各族群众津津乐道的“喜喜连长”,名字叫张永进。

不久前,傍晚时分,记者在一牧场场部,见到61岁的张永进。本该今年元月退休安享晚年的他,又回到工作岗位,被返聘为一牧场政法委书记助理。“再干两年,就去照顾孙子,享受天伦之乐。”张永进说。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兵团与地方解决草场纠纷的办法就是在地界之间埋羊粪灰。因羊粪灰不易分解,遇到纠纷一铲下去挖出来便可分清地界。可时间久了,牧工、牧民忘记羊粪灰的确切下埋位置,越界放牧在所难免,因此经常发生纠纷。

这只有张永进能解决。“他对一牧场每座山头都了如指掌,遇到草场界限不清,他找准位置一铁锨下去,就能挖出当年埋的羊粪灰。”一牧场场长田玉山说。

2006年2月,一场大雪模糊了草场边界,策勒县奴尔乡阿其玛村的1000多头牛羊进入了一牧场草场。随后,阿其玛村村民与一牧场职工发生了冲突,十几个人扭打在一起,不一会便聚集了200多人,争端迅速升级到紧张对峙。

“‘喜喜连长’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家都静了下来,200多双眼睛齐刷刷投向张永进。“一牧场和阿其玛村一直是好邻居,没有团结稳定,就没有今天的好日子,为争草场伤了感情,不值!”张永进大声用维吾尔语说。

“一样是放牧,为什么兵团叫牧工,地方叫牧民?因为我们一只手拿着牧鞭,另一只手握着保卫国家和人民的钢枪。”张永进说,兵团人应该以老百姓利益为重。

为彻底解决草场界限不清问题,张永进还提议在争议草场中间画条线作为界限,两边再各留20米当做缓冲区。如今,双方再未因草场产生过纠纷,而且关系越走越近,相互联姻的家庭多达120多户。

语言是相互交流的“金钥匙”。20年前,张永进开始自学维吾尔语,随身携带收音机收听维吾尔语广播,每晚收看维吾尔语电视新闻。慢慢地,张永进能流利地听说维吾尔语了,开会学习、入户走访,他都用维吾尔语和维吾尔族群众交流。

翘臀美女图片

性感美女视频

巨乳美女

白色丝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