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自行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斯皮尔伯格看归来哭1小时莫言哭到眼睛痛-【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1:05:59 阅读: 来源:自行车厂家

斯皮尔伯格看《归来》哭1小时 莫言哭到眼睛痛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一位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一位是国内重量级电影导演,而 红高粱 是他们共有的标签。接着电影《归来》上映的机会,莫言和张艺谋,两人又坐下来,聊电影,聊小说,聊人生。他们又会撞出怎样的火花?

张艺谋新片刚刚上映,话题自然从电影《归来》展开。《归来》以作家严歌苓的作品《陆犯焉识》作为故事基础。据说,好莱坞电影导演斯皮尔伯格看片子时, 哭了快1个小时 。

两人见面前,莫言也去看了《归来》。他评价,故事有点老套,但把他 一个60岁的老男人 弄哭了:

莫言:我直到现在眼睛还很难受,很痛。看的过程中,确实流了不少的眼泪。当然这个电影从故事来讲也比较老套。但是它就用这样一个相对陈旧的故事,演绎了人世间最真挚最深沉最委婉的感情。我想,一个人,尤其像我这样一个六十岁的老男人还能哭出来,说明这个电影有很多东西,是触动了我们内心深处最痛的地方。

我觉得我是在艺术接受上比较宽容的一个人,尤其是在电影方面,什么烂电影都可以把我感动的要命。但是让我最感动,最能触及我内心深处最敏感地方的,还是《归来》这类片子。

和《归来》一样,张艺谋的多部经典影片,比如《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也改编自小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红高粱》在瑞典进行了展映。当时,莫言说了一句 你们觉得电影好,那是因为我小说写得好。觉得不好,那是导演没拍好 :

张艺谋:对莫言作品的改编,莫言给了我们最大的权利。一直说你随便改,怎么都可以。

莫言:我主要是怕麻烦。作家热爱自己的作品这是肯定的,但是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小说改编电影就是一个取舍的艺术。怎么样把小说精华的部分提取出来,这个就是导演选择的眼光。电影拍不好肯定骂导演,你看人家小说多好,你拍的什么东西啊。小说家应该对导演,对小说改编成电影持一个宽容的态度。

莫言和张艺谋有张27年前的合影:两个人打着赤膊,冲着镜头笑。那正是在拍摄电影《红高粱》期间。如今,两个人穿戴整齐,坐在台上,聊得内容却似乎也绕不开当年的高粱地:

莫言:拍《红高粱》是27年前了,得了金熊奖。我记得我当时正在老家的一个仓库里写作。我一个堂弟拿着《人民日报》说,你看《人民日报》一版,标题叫《红高粱西行》。我们在年轻的时候,多多少少做了一点事。我们现在野心还是很大,但我想很难再有过去那种蓬勃的才华,和似乎用不完的力量。尽管红高粱这个电影艺术上来看有些遗憾,但是那里面洋溢的青春的朝气,那种火一样自由奔放的精神,这个是在《归来》里找不到了。

从1987年执导第一部电影《红高粱》获金熊奖到2014年第20部电影上映。20多年间,张艺谋拍出过《大红灯笼高高挂》、《秋菊打官司》这样的影片,屡获大奖。20多年间,他也拍过《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这样的商业片,刷新票房纪录。有人觉得,国产片还得看张艺谋,也有人觉得,张艺谋在大场面商业片的路上越走越远。这次张艺谋的新片叫《归来》,大家也在看,这到底是不是张艺谋电影创作的回归?影片宣传中, 初心 一词被不断提及,张艺谋说,创作初心就像初恋,无法重复:

张艺谋:今天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还有现在票房的情况,还有我自己拍过商业电影。我的创作初心应该是80年代,我叫他一个人文的时期。这个时期是从创作者到观众到全国人民都关注作品的文化内涵,关注它的历史和承载的情怀。那个时期是很可爱的。拍摄的时候去莫言家吃qia饼。那时候我哪想过莫言能得诺贝尔啊。就是很纯粹,没有太多杂念。所以那种初心,很像人的初恋,基本上无法再重复了。

编辑:王文英 来源:中国广播网【打印】

天津西服订做

辛集设计工作服

宁德定制西服

宜春职业装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