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自行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智取威虎山第二章肉偿子债-【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56:51 阅读: 来源:自行车厂家

第二章 肉偿子债

雨田被我在教学楼的卫生间,撕开上衣露出一对豪乳,表情显得恐惧且屈辱,

「你干什么……这里是学校……我喊人了啊……」

我松开了手,坦然地点上了一根烟,冷冷地说:「现在是放假,整栋楼,只

有我和你!」

冲雨田喷了一口烟,我以威胁地口气说:「范小冰老师,你儿子欠了二十万,

只能找他妈来要账钱,当然会先调查清楚。你离婚十多年了,你儿子追求高消费,

是随了你,买大房子买好车,全是贷的款,你穿的用的一律名牌,亲戚朋友让你

借遍了,钱要不回来都不理你了,你只好在网上骗网友的钱。这些情况,我说的

没错吧。」

雨田当场被吓住了,我伸出左手,捏着了她的一只大奶子,雨田下意识地抬

手抗拒,但没敢推开我的手,我朝她喷了一口烟,「范老师,你儿子把房产证,

偷出来压上了,写的借据,是合理合法的,打官司上法院,你也得拿房子抵债。

你没少了借钱,肯定清楚,敢放高利贷的后台老板,不怕要不回来。」

「别别别……」雨田恐惧地摇起了头,「求你跟老板,说说好话,宽限几天,

我会想办法的……」

「范老师,我就是跑腿儿的,你儿子的债,已经拖了很久啦……」我掐灭烟

扔到地上,向前迈了一步,左手伸到胸前,拨弄了几下乳头,「不过,看到你这

对儿大奶子的面上,我可以跟老板说说好话。」

雨田本能地将双臂抱在胸前,「不要……不要在这里……楼里没几个人,护

校的保安,定时会上来巡视的……」

我伸手解起了皮带,「不用下面的嘴,可以用上面的嘴嘛!范老师,你的那

些事儿,我可都知道,别在这装纯情老师了。」

「好……好吧……」雨田表情屈辱地贴墙蹲下身,双手扶在了我的大腿上,

见我已解开腰带褪下裤子,只好哆嗦着帮我拉下了内裤。

已然勃起的鸡巴,霍地挺立在面前,雨田犹豫了片刻,张开嘴含住龟头,做

起了吞吐动作。要挟强迫之下,比一般女人更容易地就范了,是她本来就很骚。

「哦……哦……范老师,你的口活儿技术,很不错嘛,看来没少了裹鸡巴啊,

哈哈哈……你身材这么惹火,尤其是这对大奶子,你们学校的男学生,肯定都想

操你吧,是不是?」

我享受了一会儿口舌服务,突然从嘴里抽出的鸡巴,将湿漉漉的龟头,在雨

田的脸上戳了几下,「范老师,我的鸡巴大不?含着舒服不啊?」

雨田低着头声音细微地说:「大……很大……」

我采住了头发,强迫雨田仰脸向上,「范老师,你给学生讲课,就这么含含

糊糊的吗?」

雨田只好看着我说:「你的鸡巴……很粗很大……含在嘴里……很舒服…

…」

我松开抓住头发的手,雨田赶紧将鸡巴含进了嘴里,更加卖力地吞吐了起来,

当然她是想快点结束,怕有人来上厕所撞见。

终于玩到了这个豪乳熟女,我自然觉得很是兴奋满足,同时因为在教学楼的

卫生间,我也觉得挺紧张,雨田卖力地给我口了几分钟,我感觉到一股过电般的

快感,喷射在了她的嘴里。

(动图201)

射得有些快,我觉得意犹未尽,等雨田吐出嘴里的精液,从挎包里掏出纸巾,

擦净了挂在嘴角的精液,站起身要扣好上衣,我将她按得后背贴在墙上,撩起下

身的制服短裙,见里面是一条白色的蕾丝内裤,将手从上面伸进了内裤,用手掌

揉搓起了阴部。

「范老师,你的逼挺肥啊,标准的大馒头逼哦。」将手下移到了阴道口,勾

着手指搓了几下,我贴近了雨田的脸,「范老师,你的逼,好像湿了,哈哈哈

……哦,对了,你是个m,经常让人在网上调教你,一边自己爽着,一边骗的网

友的钱,是吧?」

雨田露出的吃惊的神色,我用教导的口气说:「现在各种APP,没有不盗

窃用户资料的,支付宝你要借了不还,老赖的名声,能给你传遍了朋友圈,所以,

以后上网要小心点儿。」

将内裤拉到了大腿根,我将右手举到雨田的面前,并伸出中指和无名指,

「来,范老师,拿嘴消消毒。」

更进一步被要挟住了,雨田顺从地张开了嘴,含住了我的两根手指,等我将

手指从她嘴里抽出,移到了她的下身,又顺从地分开了两条大腿。我左手捏弄着

两只豪乳,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插进逼里抠弄了起来。雨田很快有了反应,怕

发出声音被人听见,紧紧地咬住了嘴唇。

这种情形下,雨田自是难以达到高潮,我抠弄得手有些累了,从雨田的挎包

里拿出了纸巾擦净手,恋恋不舍地又玩了会儿那对豪乳,这才系着裤子说:「行

了,范老师,我先走了,你放心,不会白玩你的大奶子,我会跟老板多说说好话。

不过,刚才咱们说好了,是尽量争取多宽限几天,你最起码,给出一个明确的还

款方式。」

第二天上午,雨田给与她玩网调的我,打来了电话,说有事儿要带孩子回趟

浙江老家,没等我问,急急忙忙地挂断了电话,我随即给她打了过去,连播了好

几次,提示都是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等了半个小时,我又用要账者的身

份,给雨田打去了电话,也是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很明显,雨田母子是

要跑出去躲债。

因为都被她编谎话借过钱,借完各种借口赖账不还,雨田的亲戚都与她断了

来往,所以她们母子肯定是开车,去临近的城市躲避。雨田家住哪座小区等情况,

我早就摸清楚了,半小时后,我出现在了她家小区的地下停车场。站在角落等了

近一个小时,雨田母子各拎一个大号LV旅行包,气喘吁吁地来了地下停车场。

出去躲债还带这么多东西,这娘俩儿真是都够小资的!

正要开车门,突然看到了我,雨田顿时吓慌了手脚,急忙让她儿子先回家,

等雨田儿子上了升降梯,我这才从角落走来了车前。

雨田急忙抢先解释,「哪个……您别误会……我儿子要去……要去看女朋友

……我开车送他去……」

我恶狠狠地抓住了头发,「范老师,别拿谁都当傻子。你儿子她女朋友,家

是四川的,人家放假回家了,你们娘俩儿,是要自驾去四川?好几千里呢,油加

够了吗?」

雨田低下头没话说了,我按持住了她,直接扒光了她的上身,扯掉内裤撩起

裙子。想跑被当场逮住了,觉得我不是一个人来的,雨田这次全然没敢反抗。我

用手抠了一会儿她的逼,强行让她的下面湿润了,呵斥她手扶车窗撅屁股站好,

掏出鸡巴从后面插入了她。

(动图202)

「范老师,你的大馒头逼,操着真带劲儿啊……又肥又嫩,水特别多,依然

很紧,真是极品逼啊!难怪,你儿子大学的那个孔教授,只睡了你两回,就让你

儿子提前上了大学呢……」

我羞辱她的话里带着威胁,雨田保持着撅屁股站着的姿势,扭过头说:「不

是的……是我前夫,认识……认识那个孔教授……毕竟……毕竟是他亲儿子嘛,

我真的没有……没有跟那个孔教授上过床……」

「就是不算这老家伙,操过你的人还少啊?」我啪啪拍打了几下白皙肥臀,

突然从逼里抽出了鸡巴,「来,范老师,给我裹一会儿,完了接着操你。」

雨田呻吟喘息着转过身,背对车门蹲下了身,左手扶住我的一侧大腿,右手

握住我的鸡巴的根部,张开嘴吞入湿漉漉的鸡巴,前后移动头开始了套弄。

我点上了一根烟,低头看着身前的雨田,享受着口舌服务,抽了几口烟,用

威胁的口气说:「范老师,你儿子可是欠了二十万,还不算利息,换成了你,也

会怕人跑了,让人盯着点儿,是不是?学生做错了事儿,老师都会给予惩罚,你

个当老师的,带着儿子做错事儿,当然也要受罚了。」

吐出了嘴里的鸡巴,雨田仰起脸看向我,很紧张地问道:「你们……你们不

会对我儿子……」

「放心吧,这次不会!」我深吸了一口烟,弹飞了手里的烟,「范老师,咱

算是有交情了,这次我会帮你摆平的。来,站起来,靠着车,抬起一条腿。」

「谢……谢谢您……」雨田背靠着车站起身,移动双脚找了下平衡,抬起来

了左大腿,主动先前伸了伸,让我用胳膊揽住了她的左大腿。

我将梆硬的鸡巴,顶在了肥美柔软的阴部,没有马上插入,贴近了雨田的脸

问道:「范老师,昨天你说,嘴里含着我的鸡巴,感觉很舒服,逼里插进去我的

鸡巴,感觉怎么样啊?」

雨田显得很屈辱地说:「也……也很舒服……您的鸡巴又大又粗……我很喜

欢……您的……您的大鸡巴……」

「哈哈哈……既然你喜欢,哪马上给你啊!」我抱紧了雨田的左大腿,向前

一挺下身,将鸡巴插入了雨田的逼里,「范老师,插进来了,都插进来了,接着

该怎么啊?」

为了保持身体平衡,雨田只好抱住了我的肩膀,「接着该……用您的大鸡巴

……操……操我的逼了……」

小区的地下车库,随时会有人来,我也觉得挺紧张,因此与昨天在教学楼厕

所里一样,比期待的快得射了出来。射精前我从逼里抽出鸡巴,依然是射在了雨

田的嘴里,射完精没有拔出鸡巴,吩咐蹲在身前的雨田,用嘴使劲给我嘬干净鸡

巴,趁得这一凌虐感十足的姿态,威胁警告了她一番,随后急忙穿好裤子离开了。

(动图203)

操这个豪乳艳妇雨田的愿望,终于是完全实现了,座山雕交给我的任务,算

是基本完成了。回到了家里,我认真地过了三遍,已想好的汇报言语,确定没有

纰漏,晚上给我的顶头上司,威虎山保卫科的胡科长,打去了长途电话。

威虎山贩毒集团,座山雕之下也有八大金刚,保卫科的胡科长,是八大金刚

中的老五。这家伙四十多岁的年纪,标准的土肥圆身材,谢顶的脑门油光锃亮,

没有什么胆识才干,靠着善于在酒桌上拉关系套近乎,混成了五金刚,当上了保

卫科的科长,看来贩毒集团也有酒精考验出来的干部。

胡科长听完我的汇报,哈哈地大笑了起来,「行啊,你小子,干得不错。查

清了杨维那家伙,是香港条子的线人,还把他老婆上了,有想法,有头脑。一刀

宰了,太便宜他了,让他看着自己老婆被人干的录像,慢慢地折磨他,这才是他

该享受到的。我这就向三爷汇报,你等着领赏吧。」

我赶紧说:「科长,您过奖了。我花了一个多月才查明,杨维是香港条子派

进来卧底的线人,肯定是单线联系,但上线是谁,我完全没有了解到。科长,拜

托您,向三爷多美言几句,在给我些时间,我保证查清楚,跟杨维联系的人是谁。

另外,能不能给我派俩人,再拨点儿活动经费,我不是要人要钱啊,毕竟有人有

钱好办事儿嘛。」

胡科长回应道:「好好好,我马上给三爷打电话,你先挂了吧,等我给你回

电话。」

感觉应该能蒙住座山雕,因为我就是如实汇报的,即使座山雕派了人暗中监

视我,也发现不了什么问题,但座山雕阴险狡诈,我还是觉得很紧张。等了一个

多小时,胡科长给我打来了电话,一听胡科长说话的口气,我悬着心当即放下了。

「三爷,让我向你口头传达四点指示。第一,你这次事情办得很好,等这趟

差事办完了,肯定提拔你。第二,你留在沈阳继续调查,杨维在香港的上线是谁,

以及掌握了多少,对我们不利的东西。第三,按你已经开始的,继续报复杨维他

老婆,这个你就自己发挥吧。第四,最近有几笔大买卖,人手比较近,钱和人晚

些天给你派,你先辛苦几天。」

「口头传达四点指示,哼,整得更县委书记似的……」我在心里面嘀咕着,

急忙表示记住了大老板的指示,随后对顶头上司套近乎道:「科长,我知道您好

喝两口儿,但不知道您喜欢喝什么酒,要是东北有您爱喝的特色酒,您告诉我,

我给您买一箱带回去。」

「还是你小子有孝心呐。」胡科长很受用地笑了,想了会儿说:「我腿受过

枪伤,本来广州又热又潮,最近还来了香港,他妈的,风湿的老毛病又犯了。你

打听打听,有那个中药泡的风湿酒的话,给我买回点儿来。对了,买时候注意别

上当,现在网上卖的全是假货,真货只能是实体店买。」

胡科长说他还有个局儿,聊了会儿挂了电话。在与这家伙的闲聊中,我得出

了一个重大发现,座山雕的老巢是在香港。发现杨维是香港警方的线人时,我已

经想到了这一点,由胡科长说他最近去了香港,以及座山雕对我所调查到情况的

重视,现在更能够确定了,威虎山贩毒集团的总部老巢,是设在算是境外的香港。

(动图204)

蒙住了座山雕,搞到了重大情报,可作为完全断线的卧底,只能是记下情报

继续寻找组织。情报不是证据,随便找个派出所去说,是打入某个贩毒集团的卧

底,肯定会被当精神病轰出来。眼下只能按座山雕指示,继续玩雨田这个豪乳艳

妇了,这事当然是我很乐意干的,当晚我约了雨田到酒店开房。

酣畅淋漓地做了一次,我使劲拍打了几下,雨田的雪白肥臀,捏弄着她的乳

头说:「范老师,我在网上了解你的时候,发现你喜欢玩sm是个m,不瞒你说,

我也喜欢玩sm是S,正好对上了,我就帮你更好的满足满足吧。」

雨田露出了屈辱无奈的表情,只好回应道:「是……是吗……既然您也喜欢

这个,我与原来的主人分了,哪您就做我的主人吧……」

「是啊,哪真是正好了,我就答应你,先做你的主人吧,哈哈哈……」我确

实觉得很得意,在床上坐起身,拍了下雨田的大屁股,「哪你还不赶紧下床,给

主人磕头行礼。」

见我真的很明白套路,雨田只好下了床,挺着一对G奶豪乳,跪到床边的地

毯上,给我连着磕了三个头,直起腰屈辱地说:「拜见主人,给主人请安了,感

谢主人调教我……」

「哈哈哈……真乖!」我向前挪了挪坐到床沿上,拍了拍雨田的脸,「既然

收了你当奴了,主人得给你个红包,嗯,这样吧,今天是30号了,7月份的利

息,我跟老板求求情,帮你免了吧。别嫌少哦,月息百分之十,这可是两万块钱

呢。」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又连着磕了三个头,雨田直起腰向前跪爬了一

步,主动含住了我的鸡巴,卖力地吸裹了起来。

享受了一会儿口舌服务,我从雨田的嘴里抽出鸡巴,俯视着问道:「给主人

说说,你都喜欢什么项目啊?」

「回主人,我毕竟是老师嘛,现实玩的不多,只有过一个现实主,口味不算

太重……嗯,喜欢羞辱和性调教,玩过捆绑、暴露、工具刺激这些的,女m当然

都有很多性幻想,像3P、群P这些,都只是在网上意淫过,没有真的现实玩过

……」

我在心里嘀咕道:「你个大奶骚货,挺狡猾啊,还打了埋伏。」

雨田这时磕了个头接着说:「主人,这次没有准备调教工具,下次我把藏在

家里的工具都带来,再准备几套情趣内衣,让您好好调教我。这次……您就任意

操我吧,我们还是正式第一次做嘛,我很喜欢……很喜欢被您的大鸡巴操……」

「嗯,好吧!」我将鸡巴塞入了雨田的嘴里,「给主人接着口,硬了再操你

两炮,这次先操舒服了你,下次来开房,再好好调教你。」

方才重点是用男下女上的姿势做的,等雨田将我的鸡巴吸裹得梆硬了,为了

突出刚确定的主奴关系,我先绑住了她的双手,随后从正面狠操起了她。

(动图205)

按座山雕的交代,我要以玩弄的方式,报复杨维的前妻雨田,这样自然需要

录制视频。拍sm调教的视频,自然更能让座山雕满意,这就需要准备些相应工

具,最好是用偷拍工具。已让雨田接受与我玩sm,此后我花了两天的时间,从

网上买了两个接手机的针孔摄像头,对照说明书琢磨明白如何使用,正要打电话

约雨田去开房,她先给我打来了电话,约我在她家住小区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见面。

我提前了约一刻钟,来了雨田约我见面的咖啡厅,正值午饭时段,咖啡厅反

而没什么人,只有两三张桌坐了人,我走进店门扫视了一眼,雨田没有在咖啡厅

内,掏出手机正要给她打电话,独自坐在角落位子的一个中年男子,站起身径直

朝我走了过来。

没想到会突然遇到这么一出,我当即警觉了起来,抢先打量向了走过来的中

年人,五十来岁的年纪,社会气十足。这时中年人走到了我近前,跟我打了声招

呼,语气很强势地自我介绍说,他是雨田的大哥,街面上混的人基本都认识他,

在道儿上人称老车(jū)。

我当即想到了,这是雨田找了人替她出头。雨田虽然是老师,身材惹眼为人

骚浪,认识混社会的人,一点也不奇怪。

迎面坐到了角落的位子,老车开门见山地说:「我妹子他儿子,是找老火借

的钱,我去找老火问了,说账已经清了,打了个对折,还了十万,另外我也问了,

老火没你这么个手下啊。那就是说,钱账两清互不相欠了,哪你他妈的还要啥账

啊?你是干啥啊》有身份证没,拿出来我看看!」

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这个老车真有点道行,竟然了解到钱已还上

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我只好也很强势地说:「你是警察啊,上来就查身份

证?你个外人了解情况吗?上来就说钱换完了,你还的啊?得,别跟我忽悠,回

去找你妹子,把事情弄明白了,咱们再当面谈。」

说完我直接起身离开了,走到了一个僻静处,给大明打去了电话。大明是收

账赚提成,从不会打听高利贷老板的事,正经混黑社会的,认识很多黑道上的人,

我是编了个理由,找他打听的这个老车。

大明听我说完,想了想说不认识这个老车,答应帮我问问,晚上给我回了电

话。原来雨田找的这个老车,其实是个开出租车的,连车都不是自己的,确实是

认识不少人,都是酒肉朋友,到处吹牛蒙吃蒙喝,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道儿上

混的。

俗话说,鸟屁成精,气死老鹰。摸清了老车的底细,意外跳出的这个老无赖,

让我觉得很头疼。

几天前我向胡科长汇报任务时,胡科长说座山雕答应给我派人拨钱,可好几

天过去了,钱和人依然都没到。威虎山贩毒集团,号称施行的先进企业管理,其

实是富士康血汗工厂模式,拿底下人当牛马使唤,钱能省就省,所以承诺的钱和

人都没到很正常。对付老车这种人,最好是雇人揍其一顿,可之前给的活动经费

已花得差不多了,自己亲自出手冒得风险太大。

没想到遇到这么个难题,我费了好一番脑筋,最后想出了一个冒险的主意,

去找在那个「芳华」QQ群,认识的一个网名叫「脆皮饼干」的女交警。

棋牌

剑侠世界游戏

蜀山仙境游戏下载

众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