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自行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青春读书课-【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11:51 阅读: 来源:自行车厂家

“写诗,于个人的日常生活有什么好呢?”语文老师严凌君放下书本,意味深长地说,“这个还真得你写了才有体会。一棵树、一声鸟鸣于普通人来说不过寻常景物,于诗人来说却是灵魂的一阵颤抖。”

这节课的主题是“君子的诗生活。”严凌君对学生们说:“写诗比唱红歌好吧?”学生们都会意地笑。

深圳蛇口的育才中学,每周星期三下午,严凌君都在讲授“青春读书课”。这门课的教材是他自己选编的。2003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曾引发热议,被誉为“第一部私人编着的语文教材”,今年该丛书由海天出版社发行修订版本。

“教育是理想主义者应该从事的职业。”严凌君说,“可我们的教育偏离了它的根本,但凡不考试的,老师不教、学生不学。这是一个功利的时代,教育也变得市侩。而语文教学就如尸体解剖,有血有肉的文本被解剖成了各种知识点,美消失了,一切为了应试。”

“不要以唯一的标准去评判人生的优劣”

“这套读本的流传就是一个邂逅知音的过程,有共同理念的学校和老师会有相同的冲动去讲授读书课。”严凌君坐在办公室里说。谈话中,他常会聊起卡夫卡、马雅可夫斯基、马尔克斯、鲁迅、王小波、木心……墙面贴满了文学大师们的肖像。

这套“人文读本”分为《成长的岁月》《心灵的日出》《世界的影像》《古典的中国》《白话的中国》《人类的声音》《人间的诗意》,每套书以主题编汇,层层递进,囊括中西文化。共七卷十四册,近500万字。

如何让学生接受这些作品,是一个问题。尤其是文言文,这已经成为传统语文教育中,学生们最反感的负担。“还原古代老百姓的生活情境,就很容易让学生觉得我们生活在一个文化传统里面。”严凌君翻开《古典的中国》对记者说。该书的上编从“有韵的童年”“学问天下”“古代高考”甚至到“夫妻生活”,几乎包含了古代读书人一生的主题。并没有刻意地灌输和教化,而是让学生们真正回到古代中国的意境。

对古典的追溯只是“青春读书课”的一个侧面,切入当下也是严凌君所关心的重点。与初版相比,不久前出版的修订版共删除文章56篇,又新增89篇,增加的内容包括《芒果街的小屋》《肖申克的救赎》,以及张大春的《小说稗类》、王朔的《我的千岁寒》、陈丹青的《笑谈大先生》等等。新选入的篇目都是新近出版又在知识界受到广泛好评的作品。

“因为内容的不合适而对原着删改是没有的,但便于阅读有些文章只作节选。文本是不能动的,它们都有时代的痕迹,也饱含作者个人的审美倾向。”严凌君说。近几年关于人教版的语文教材删改《荷塘月色》《水浒传》的争论不绝入耳,而严凌君从1990年代初开始自编教材时就遵循了不删改原着的原则。

这套针对中学生的读本,被严凌君强调了“青春”二字。他解释,“青春期应该是人生的黄金阶段,但从语文教学来看,学生学到的语文没有乐趣,没有学得神采飞扬,反而被搞得灰头土脸。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一直存在一个巨大的误区,把青春期只当作人生的一个‘过渡段’,它只是为了明天而活着的一个阶段,要考上大学人生才有意义。”

所以,作为一个开明的教师,作品选读和讲解只是“青春读书课”的一个部分,他更希望通过课程与学生们探讨更宏大的“意义”。“要享受现在的生活,一边吸收文化底蕴,一边要有成长的感觉,内心强大和温暖才足以应付以后的生活,不要以唯一的标准去评判人生的优劣。”这是严凌君心中语文教育的真正目的。

“改卷子的老师看不懂诗,那如何给分呢?”

事实上,“青春读书课”系列的最后一本《人间的诗意》是严凌君最早汇编的。这与他个人的个人经历相关。他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新三届”。“读师范还有一个很好的条件,就是发放饭菜票,对于穷人家的孩子是很有吸引力的。”严凌君毫不隐讳地说,“我当时就是冲着这个去的。”

严凌君考取的是江西师范大学中文系。他只老老实实地上了半年课,剩余的三年半时间几乎都泡在图书馆。“老师一节课讲20页课本,我一个小时自己能看60页到100页,我觉得浪费时间,就自己去看书。”他说,他只去听一些有个人风格的老师的课,“比如教先秦文学的刘世南,讲课就很精彩。”

江西师范大学的前身是国立中正大学,江西老牌高校,藏书甚多。严凌君在学生时代写诗、读诗。后来,他和同学还在学校创办了一份诗刊,蜡纸油印。“当时政治空气还不够明朗,系里的领导找我们去谈话说,你们这个杂志不能再办下去,再办要被当做地下刊物处理。”即使如此,诗歌仍然是他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直到如今。

神魔圣域手机版游戏

澳客网彩票

口袋女神plus

么么咒内购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