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自行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西汾阳古墓盗掘案迷雾重重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3:21:44 阅读: 来源:自行车厂家

一种说法是,防暴队的警察将工地围了3天3夜之后,盗挖了工地上的古墓,文物变卖了上千万

安坚毅,这个原本不响亮的名字在短短一个月内蹿红网络。

5月27日上午11时,山西省汾阳市防暴大队队长安坚毅及另外10余人先后被山西省公安厅带走,此事很快引起社会普遍关注。时至今日,由于当地相关部门迟迟未能公布安坚毅案的相关内容,有关安坚毅盗挖文物、贩毒、涉黑等等各种说法正在当地蔓延。

汾阳市新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移交的文物

究竟是谁盗掘古墓?古墓中的文物又去了哪里?6月28日,记者在汾阳调查时发现,古墓盗掘事件另有隐情;而在失踪7个多月后,古墓中失踪的文物竟然离奇现身了。

武警智擒防暴队长

安坚毅是在5月27日上午被山西省公安厅带走的。

5月27日上午,防暴大队突然接到汾阳市公安局局长的通知,上午要视察防暴队员表演擒拿拳。通知要求所有人员必须到场参加。大约11时,十余辆警车开到防暴大队门口,车上下来近10名武警战士。

目击者称,几个武警战士把住门,另外一些武警战士走进防暴大队办公室,当时所有的防暴队员都在院子里站着。 最后,一辆挂着普通牌照的小车驶入防暴大队的院子里,在众目睽睽下,将安坚毅和另外3名防暴队员带走。

知情人士透露,抓捕安坚毅的行动是在高度保密、戒备的状态下进行的,由山西省公安厅和吕梁市公安局联合办案,包括异地用警,并抽调武警战士组成专案组,其非凡架势在汾阳很罕见。

“当时的现场很平静,他(指安坚毅)没有反抗。”有当地知情人对《瞭望东方周刊》介绍。 不过,在安坚毅被抓走时有人演义了这样一个小插曲:队里有个中层领导曾试图阻拦武警抓走安坚毅但是未能如愿,后来此人因此被纪检委带走调查。不过,没多久就被放了出来。

据了解,前后有10余名队员被山西省公安厅及有关部门带走,其中防暴大队7人,市公安局矿山稽查大队2名非正式民警。这其中包括安坚毅的亲戚防暴队办公室工作人员安永刚、张云飞、防暴队特警中队中队长郭攀飞。

6月30日,吕梁市公安局向本刊发来通稿称,2011年3月初,吕梁市公安局接到有关部门的批转和汾阳市部分群众反映汾阳市公安局巡逻(反恐)防暴大队负责人安坚毅涉嫌违法犯罪的举报线索后,高度重视,立即组织专门力量开展缜密调查,在山西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的指导协助下,初步掌握了安坚毅等人的部分违法违纪的事实和证据。

5月27日,吕梁市公安局专门成立了“5.27”专案组,对安坚毅为首的违法犯罪团伙展开了全面侦查。 吕梁市公安局称,目前,安坚毅等18名涉案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防暴队103人只有一个警官证

本刊记者调查发现,汾阳当地知名娱乐场所“凯撒宫”法人系安坚毅的弟弟安永刚,“汾阳宾馆”法人为系安坚毅母亲段翠梅。显然,作为汾阳市公安局防暴大队队长的安坚毅在上述企业中扮演何种角色令人关注。 “他是一个霸气的人。”这是一位公安局领导对他的评价。“他喜欢手下人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工作,是要听他话,完全服从于他。”知情人说。

1973年出生的安坚毅是山西文水县人,身高1米77,1990年在河北参军入伍,1992年退伍后,从一名派出所民警、警区警长一直干到反恐防暴大队长。在汾阳,从警19年的安坚毅是个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一身散打功夫罕逢对手,曾获得过山西省劳动模范称号,也是汾阳市政法系统的第一个省级劳模。

汾阳市防暴大队成立于2008年奥运会期间。目前有队员103人,在这些人中,授过衔并且持有警官证的只有安坚毅一人,其余大多数队员都是所谓的“事业编制”并不属于正式警察。“汾阳市公安局就没有正式任命过安坚毅、张涛、侯文君的职务,在局里,他们其实很尴尬。”有知情者对《瞭望东方周刊》介绍。

“出警都是大家一起去,身上的警服就是身份的证明,”公安局一位知情人说,“队员中好多人的警服都是自己买的。” 对于汾阳市存在大量“非正式警察”一事,《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与吕梁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尹拴海进行了核实。据他介绍,这种现象不是山西独有,全国都有这样的情况存在。根据公安部相关规定,地方公安局与人事部门可以联合招聘事业编制“协勤人员”,这些人员没有单独执法权,在外出执法时必须由正式警察带领。而招聘“协勤人员”的数额由地方自行决定,国家没有具体要求。

此前有媒体报道,农民工、社会闲散人员都进了防暴队。对此,相关知情人介绍:2010年,汾阳市公安局公开招聘了100多个事业编制协勤人员。据说,当时有700多人报名,录取比例达到7:1,此外还要进行体检和考试,把关比较严。

但是也有例外,比如安坚毅的亲戚安永刚。上述知情者说,“这次出事之后,我才知道安队的亲戚在防暴队办公室任职,至于他什么时候进的防暴队就不知道了。”

对于外界传言安坚毅组织多名防暴队员围挖古墓一事,该知情人认为其中应有夸大的成分。因为如此大规模的动用警力几乎不可能不被局里的人知道,而该知情人系当地公安局的一名中层领导,他却对此事却一无所知。

距文物局仅百米之遥的文物盗掘案

吕梁市公安局向本刊介绍 ,2006年以来,安坚毅利用自家经营的健身会馆场所搞所谓的以武会友,网罗了一些社会闲散人员和少数协勤人员,逐步演变成一个以安坚毅为首的违法犯罪团伙。为了获取家族和个人利益,先后在汾阳市实施了多起侮辱诽谤、敲诈勒索、寻衅滋事、毁坏公私财物等违法犯罪活动。 但多数人认为,安坚毅是在盗掘文物上出的事。

2011年6月28日中午,本刊记者来到与汾阳市文物局一墙之隔的一片工地,这里正是近段时间传得沸沸扬扬的文物盗掘案发地。

本刊记者看到,约一百多亩的地上纵列着三栋正在建设中的高楼。其中距离汾阳市文物局不足200米一栋建设中的高楼就是传说中被指“挖出价值连城文物”的汾阳市政府综合办公大楼。 该大楼主体工程已经过半,周边是深约20米的地基坑,而不久前曾被媒体拍摄到的“古墓残存”已被挖掘机挖掘后的平滑切面覆盖。显然,即使出了文物盗掘案14也没有对工程建设有丝毫影响。

此前,汾阳市文物旅游局副局长包金泉介绍,6月23日上午,山西省文物旅游局的确给汾阳市文物旅游局打过电话,内容是:一批文物在海关被查,所盗文物出自汾阳。山西省文物局还要求该局局长就此前往太原汇报工作。 有媒体披露,海关在查获一起走私文物案后,山西省公安厅立即调查此事,最后公安厅将调查的结果通报给山西省纪检委,纪检委又让山西省文物局了解被盗文物情况。

对于媒体发布的上述消息,汾阳市文物旅游局局长韩守林对《瞭望东方周刊》记者表示,山西省文物局的领导要求他去太原只是听说汾阳文物被盗,询问他汾阳文物系统的职工是不是有人涉案,而非通报文物盗窃案。 当地文物被盗掘已是不争的事实。对于流传于民间“安坚毅组织防暴队围了3天3夜挖古墓”的说法,韩守林说:“我没有证据证明这个事情是安坚毅做的,所以不能评论,但所谓的‘三天三夜’这个说法有问题,盗掘古墓用不了三天那么长时间吧?” 韩守林说,施工单位与文物局之间有不成文的规定,即发现文物时要及时通知文物保护单位进场,但假如施工方在挖到文物时有意隐瞒这一消息,文物局也没办法。“这次发生在距离文物局一墙之隔的文物盗掘案就是个例子,施工之初我们的工作人员也进工地巡查过,但是没有发现异常,在施工中也没人告诉我们发现文物。”韩守林说。 显然,发生在距汾阳市文物局办公室仅百米之遥的文物盗掘案让韩守林很难堪---距离如此近却没有发现文物被人从眼皮下偷走,对他来说,更似一种嘲讽。 据了解,目前汾阳市文物旅游局有在编人员5名,临时工2人。“这么点人想把一个县所有的文物看好,难度太大,”韩守林说“人手不够用”。

“我们真不知道工地里出了文物,但是,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有责任。”韩守林说。 被盗文物荒谬现身 此前,有媒体曾报道,2010年10月施工方刚到工地,在没有开始挖掘地基前,防暴队的警察突然赶到,将工地团团围住,不许施工人员入内。在围了3天3夜之后,这伙人才撤走。随后有消息疯传,防暴大队盗挖了工地上的古墓,文物变卖了上千万,甚至还有施工方负责人抱怨说知道这个消息太晚了,要不也能捞几件。

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在6月16日。 当天,汾阳市新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突然向汾阳市文物局移交了青石质地的石人、石碑、石墓兽等33件文物。而这批文物的出土地点正是发生盗掘事件的所在地。然而,古墓中究竟一共有多少文物,有多少已经流失,外界无从知晓。 汾阳市博物馆一王姓馆长介绍,33件文物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其中有些文物上面雕刻有明显的“吕”字,根据字形判断这批文物该属于元代。

本刊记者在双方签订的文物移交协议中看到如下内容: 由于南大街正在进行道路改造,市博物馆也在改造修建,因此给市新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综合业务楼项目工地”于去年十一月份在建设工地发现的石刻文物移交带来诸多不便。根据文物保护与基本建设两利的原则,并请示市文物局领导同意,经协商,所移交的石刻文物由市博物馆造册登记后暂存在市供销总社下属的晋汾废旧物资公司场地内保管。存放期间的安全保护责任由市新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承担,待市博物馆东院改造完毕后暂存石刻及时送归市博物馆。

据汾阳市文物旅游局局长韩守林对本刊记者透露,汾阳市新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正是汾阳市政府综合办公楼和同块地段上一同修建的开元国际大酒店两个项目的甲方。汾阳市新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汾阳市供销合作社的下属单位,而开元国际大酒店的法人正是汾阳市供销合作社的一李姓领导。

此外,据知情者透露,该领导的儿子也在汾阳市防暴大队担任中层领导职务,并因安坚毅的事情接受过相关部门调查。

木地板安装货源

钣金机柜加工货源

100%果蔬汁

相关阅读